失踪的肝和肾:神秘救护车、46万封口费、千里外的医院 - 深度 - 新京报网

时过一年半。掀开衣服,安徽蚌埠人石祥林胸前和肚子上依然能看见几道清晰伤疤,像一条条蜈蚣趴在那儿,又像打不开的结——寻找母亲李萍的器官捐献真相,成了他的一个“心结”。

 

2018年2月11日,因家庭纠纷,石祥林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哥哥石子强持斧行凶,他和母亲、妻子、儿子都被砍伤,被送到怀远县人民医院,他和母亲李萍因伤情严重进入ICU抢救。

 

2月15日凌晨,李萍在医院去世。两个多月后,石祥林偶然听说母亲的肝脏和双肾被捐献。

石祥林到多个部门了解情况后得知,李萍的肝脏被送到了北京解放军302医院、肾脏到了天津第一中心医院。而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和地方红十字会都答复石祥林,李萍的器官捐献没有经过正规渠道,是“医生个人行为”。

“我怀疑这中间存在一个人体器官地下买卖的链条。”石祥林说,一年多来,他多次到卫生管理部门、公安机关反映情况。

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此次事件中涉及到怀远县人民医院、江苏省人民医院、南京鼓楼医院的3名医生。2018年底,安徽、江苏省卫健委相继对涉事医生作出吊销、暂停医师执照等处罚。

2019年4月,怀远县公安机关对此事立案调查。8月23日,石祥林从怀远县看守所了解到,公安机关以涉嫌“侮辱尸体罪”逮捕了7人,包括上述3名医生和宿州一名医疗器械经销商等。


失踪的肝和肾:神秘救护车、46万封口费、千里外的医院 - 深度 - 新京报网

 怀远县人民医院。 新京报记者 向凯 摄


没有通过红会的器官捐献

出事前,石祥林和妻儿、母亲李萍住在怀远县河溜镇杨湖村的一栋二层小楼里。

 

2018年2月11日清晨5时许,因家庭矛盾,石祥林同父异母的哥哥石子强手持利斧行凶,相继砍伤李萍、石祥林、石的妻子和儿子。

石子强有精神分裂症,司法鉴定显示,案发时其处于发病期,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。2019年2月,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石子强有期徒刑14年8个月。

 

石祥林说,2018年5月,即砍伤事发2个多月后,怀安县公安局通知他做伤情鉴定,一名法医在聊天时随口问他,“你母亲捐献器官,县人民医院给了你多少钱?”

“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我母亲捐献器官的事。”石祥林感到震惊,他随即找到母亲当时的医生,怀远县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杨素勋询问情况。

 

“杨素勋跟我说是我父亲和妹妹都签字同意了的。”石祥林说,2018年5月5日,杨素勋通过微信给他发来了一份李萍的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。

 

登记表上显示,“我(们)已知悉器官捐献的相关法律法规,同意并完全代表捐献者做出死后无偿捐献下列器官的决定”。后面的多个器官选项中,肝脏和肾脏两项被打了对勾。登记表上有石祥林的父亲石昌永、妹妹石子慧的签字和手印,时间显示是2018年2月14日,即李萍去世的前一天。

 

杨素勋还给石祥林发来了一份转款记录,显示2018年2月16日,李萍去世的第二天,一个名为“黄超阳”的人给石祥林的堂兄石子军打了20万元钱,“杨素勋说是国家补助”,石祥林说。

当时石家的住院事宜由石子军负责操持,亲属们凑了14万元用于医疗费,均交由石子军管理。

按照2007年国务院颁布的《人体器官移植条例》规定,人体器官捐献应当遵循自愿、无偿的原则。

 

“为什么要白给20万?”怀着疑问,2018年5月,石祥林到北京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和蚌埠市红十字会了解,均被告知李萍的器官捐献信息并没有进入红十字会系统。

 

“压根就没通过我们。”8月16日,蚌埠市红十字会主任汪春堂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本身是蚌埠市红十字会协调员,在正常情况下,蚌埠市区域内的人体器官捐献者都要告知他。

 

8月16日,安徽省红十字会“三献办”副主任王剑峰介绍,正常的人体器官捐献流程必须有红十字会参与。“当某地出现一个潜在人体器官捐献者,可以联系该区域OPO(器官获取组织)或者红会,OPO与红会是合作关系,二者会相互告知,OPO负责获取器官等,红会相当于第三方机构,任何一个器官捐献必须要有红会的协调员见证。”

 

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出具的《关于安徽患者家属反映情况的报告》显示,“经调查,该案例没有红十字会人员参与,且未通过正常渠道进行。”

 

王剑峰告诉新京报记者,2018年,安徽省共实现人体器官捐献100例,“经查询,怀远县人民医院此前没有过器官捐献记录。”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李萍的这张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登记单位、编号均为空白。
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